咨询电话:400-007-9000
北京华夏基石管理咨询公司是中国本土最大的咨询公司,专注于为企业提供组织与人力资源咨询、战略与企业管理咨询、市场营销咨询、企业改制与高管激励等,是中国企业联合会管理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单位,被中国企业联合会评为2007年客户信任的咨询机构。
用户名:
密 码:
  安全登录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研究中心 > 《洞察》 > 第十期 >
萧条不是倒退,复苏不是复旧
发布时间:2010-08-19  文章来源:《洞察》第十期   点击:

 


 
 

  全球性的经济危机是一张特殊的判决书,它无情地宣告了人们迷恋数十年的增长方式、发展模式和经贸关系已经走向反面,只有改变生产和消费时空错位的基本经济格局,才能避免更深刻的社会和政治危机。不破不立,不死不生,旧模式摧毁得越彻底,模式更新的层次就越高,新阶段的繁荣来得也就越快。而用所谓积极的财政政策直接刺激投资和出口,是在妄图修复旧模式,是以物为本、GDP拜物教旧发展观的回光返照。这种本末倒置、南辕北辙的所谓救市措施,产生了巨大的经济社会成本,只可能换来一时的统计景气,却错过了以人为本发展的最佳时机。我们必须重新认识经济危机产生的根源及其对发展的作用,从根本上改变落难的心态,以积极进取的精神,借助危机释放的能量,苦练内功,下决心改革分配体制,让更多的人达到当前生产力允许的消费水平。只有缓和了私人占有和生产社会化的矛盾,降低了基尼系数,才能降低对外依赖度,改变长期以来国内外极为扭曲的分配格局,进入更加和谐的发展阶段。

一、生产消费的时空错位是全球性危机的总根源
  从整体上来看,当今世界是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两个时代生产方式与社会结构的并存,社会结构严重落后于经济结构的现代化水平。我国是名副其实的中国,两种生产方式、二元社会结构发展演变的程度恰恰是整个世界的缩影,比例尺是13∶60 。世界经济社会结构严重失衡造成的生产消费时空错位是这次全球性经济危机的总根源。
  在当今世界,所谓发达国家,是指那些生产方式、社会结构比较彻底的完成了现代化,进入了社会资本主义发展阶段的国家。在这些国家里,生产社会化成为市场经济基本矛盾的主要方面,工资和消费水平超过实际劳动生产率是就业岗位短缺、依赖虚拟经济和外贸的重要原因。而所谓发展中国家,是指那些处于封建资本主义发展阶段的国家。在这些国家里,大多数人还没有彻底割断与小农经济的传统纽带,公开的、变相的封建世袭制和等级制还占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少数人的暴富,是以权力的资本化、大多数人的相对贫困化和超经济剥削为前提的。工资低下、消费不足是这些国家就业岗位短缺、依赖外贸或国际救济的根本原因。
  由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所组成的这种二元经济与社会结构(,)必然引起(了)全球范围的生产消费时空错位。发展中国家还远远没有解决国内经济一体化,但其现代化的部分却率先融入了经济全球化的浪潮中,按所谓第三种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来决定处于国际贸易中的商品和劳务价值,这必然使其长期处于不利的交换地位,形成国际范围内的同工不同酬、同物不同价。发展中国家创造的剩余价值源源不断地流入发达国家,自身则沦为不需要派总督管辖的殖民地。于是,瓜分价值的国家和群体在进行奢侈性甚至挥霍性消费,而创造价值的国家和群体却陷入消费严重不足的境地。
  在经济全球化浪潮推动下,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越过了国界,无论是社会资本主义国家、私人资本主义国家,还是封建资本主义国家,国内矛盾都不同程度地被国际化了。对于以中国为代表的主要发展中国家来说,劳力、资金、产品和产能的所谓四大过剩现象,看起来非常严重却始终达不到危机的爆发点,在“送礼性出口”两位数增长的推动下,甚至难以找到经济运行的拐点。市场在空间上的扩大,一定程度上掩盖、缓和了国内矛盾,大周期代替了小周期。也就是说,市场经济基本矛盾在时空转换过程中用空间代替了时间,从而经济危机已不再是一国的现象,一旦危机爆发,一切国家和地区都在劫难逃,各自所可能承受的损失与其外贸依赖度成正比。
  站在国家民族利益的立场上,出口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进口。而以中国为代表的顺差债权国,出口的目的变成了少数人发财与多数人就业,使顺差、债权和储蓄长期高于国内的消费和投资;以美国为代表的逆差债务国,逆差、债务和消费突飞猛进的增长,储蓄却微乎其微。几十年积累的生产消费时空错位,靠常规调控措施已经无济于事,全球性经济危机便成了解决问题的唯一出路。
  欧美等发达国家,为了加速对发展中国家的掠夺,抑制大国崛起,大力鼓吹新自由主义,有意无意地放松了对金融市场的管制。于是,虚拟经济以几何级数增长,规模大大超过了实体经济,金融衍生物与不动产一样成为寄生性阶级的主要收入来源。金融工具主要不是为创造使用价值的生产过程服务,而是为瓜分价值、创造虚拟价值服务。所谓金融创新不过是瓜分价值的手段创新,吹大虚拟价值泡沫的工艺创新。这种趋势在本质上是对资本主义的一种反动,使资本和劳动日益分离,失业的资本不断流向虚拟经济,失业的劳动大军成为异教的信徒或恐怖主义所利用的工具。创造使用价值的劳动不再光荣,承担社会积累职能的实业家也失去了往日的风采,金融寡头超过了巨商大贾,成了新时代的明星和事实上的领袖。于是,失衡了的世界变成了颠倒的梦幻的疯狂的世界,危机的爆发只是时间和导火索的问题了。
  世界经济的这种格局持续了几十年,自然有它的历史必然性,应该充分肯定它对发展中国家生产方式转变的巨大推动作用。但是,生产消费时空错位的矛盾一旦达到了转化的关节点,这种必然性就会被另一种必然性所代替。当奢侈性、挥霍性消费群体用虚拟产品换取实体产品的欲望恶性膨胀,信用就变成了欺骗,虚拟经济就走向了反面,像吸血过多的水螅一样自我破灭了。实体经济这个寄主因失血过多而一时萎靡不振。看起来是金融危机导致了实体经济的危机,实际上是实体经济自身的失衡、社会结构与经济结构的失衡、生产与消费长期的严重的错位导致了虚拟经济的恶性膨胀。

【以上资料均属节选、详文请阅览印刷制品】

自媒体
备案信息
京ICP备10009731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域名信息备案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4639号
全国公安机关互联网站安全备案
电话
400-007-9000
010-58752828
010-58752787
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丹棱街3号中国电子大厦B座19层
邮编:100081
E-mail: service@chnstone.com.cn